读书网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读书网 > 故事杂谈 > 杂谈 > 一顿家宴,就让武松领教了潘金莲的厉害
时间:2016-03-11来源:BadCat读书网编辑:BadCat

  武松初见潘金莲这一段,越琢磨,越有意思。

  武松见到潘金莲,推金山、倒玉柱纳头便拜。武松这是在给潘金莲下跪。从辈分来讲,这个礼明显有些重。武松这一跪,连潘金莲都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,她才会说:“叔叔,折杀奴家!”

  潘金莲不知道,武松和其兄武大,名为兄弟,其实武松看武大像半个父亲。武松从小是武大拉扯大的,武大疼这个兄弟,也很像一个父亲。武松在县衙门口见到武大就是这么拜的,所以,回家见到嫂嫂,自然也这样拜。在武松,这很正常,但在潘金莲眼里,却觉得这个跪礼有些重。

  接下来,武松就领教到了潘金莲这张嘴的厉害。一般的情况下,嫂嫂见到叔叔,都不知道说什么,即便是眼面前的现成话,也不知怎么说出口。但潘金莲显然不是那样的木讷的女人。潘金莲道:“奴家听得间壁王乾娘说,‘有个打虎的好汉迎到县前来,’要奴家同去看一看。不想去得迟了,赶不上,不曾看见。原来却是叔叔。且请叔叔到楼上去坐。”听听,看似一句很普通的话,但一般的女人未必说得这么妥帖。武松听了,既觉得很受用,又不觉得嫂嫂在刻意奉承他,讨好他。须知,景阳冈打虎,一直是武松内心引以为豪的快事,潘金莲不露痕迹地这么一提,正搔到了武松的痒处。一个人会不会说话,一张嘴就见分晓。潘金莲这一张嘴,就显出她当初做使女的功力。

  一般的家庭,小叔子回来了,陪坐闹磕的一定是哥哥,下去准备酒菜的一定是嫂嫂。这是所有中国家庭约定成俗的一件事。现在如此,古代更是如此。可武大家里呢?三个人同到楼上坐了。那妇人看着武大,道:“我陪侍着叔叔坐地。你去安排些酒食来管待叔叔。”武大应道:“最好——二哥,你且坐一坐,我便来也。”你看,潘金莲把这件约定成俗的事彻底颠覆了。更奇怪地是,作为一家之主的武大却一点也不觉得不正常,而且屁颠屁颠地下去准备了。看来,日常在家里,潘金莲就一直是这样欺负武大的,所以,武大才会见惯不怪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  酒菜买回来了,你潘金莲总该下去做吧。武大买了些酒肉果品归来,放在厨下,走上楼来,叫道:“大嫂,你下来安排。”可潘金莲却应道:“你看那不晓事的!叔叔在这里坐地,却教我撇了下来!”每看到这里,我就觉得武大真是窝囊透顶。亏潘金莲这一句:你看那不晓事的!我真不知道到底是谁不晓事?怪不得金圣叹看到这里,批了一句:看那不晓事的嫂嫂!

  此时,连武松都为自己的哥哥感到难堪,武松道:“嫂嫂请自便。”那意思,你还是下去吧,我这里不需要你陪着。那妇人道:“何不去叫间壁王乾娘安排便了,只是这般不见便!”武大还真听话,又自去央了间壁王婆安排端正了。这家里,潘金莲的话就是圣旨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武大除了执行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  酒菜做好,该上桌吃饭了。武大叫妇人坐了主位,武松对席,武大打横。瞧这位子排的,又是大大的不妥。该坐主位的男主人武大打了横,该坐打横位置的潘金莲却毫不含糊地做了主位。更可笑的是,这样的位置编排,还是武大自己心甘情愿定的。还有,这样的位置编排,作为兄弟的武松,本该提出异议的,但他居然坦然地接受了,这就更奇怪了。有可能是武松从小就在哥哥面前这样惯了,所以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  再者,武松一定会想:看来哥哥武大不仅在外面受人欺负,在家里也受老婆的欺负。但话说回来,以哥哥这副尊容,能娶到潘金莲这样漂亮的嫂嫂,武松又释然了,这样如花似玉的女人能嫁给哥哥,哥哥就是受点委屈,也不值什么。

  这或许也是武松迁就潘金莲,让哥哥坐打横位置的另一个原因吧。

  总之,这一顿家宴吃下来,武松算是彻底领教了嫂嫂潘金莲的厉害。

文章标题:一顿家宴,就让武松领教了潘金莲的厉害
本文标签:武松 潘金莲 杂谈
本文地址:http://gaoxiao.badcatxt.com/a-570619.html
网站名称:BadCat读书网

(责编:BadCat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杂谈赞助广告
杂谈随机热点
杂谈广告推荐
杂谈随机推荐
    杂谈广告推荐